凡客的新生——Vancl nautilus

:1 of 3

凡客的新生——Vancl nautilus

全球时尚

vvxixi

变美没有说明书,但你有我

在服装工厂化的今天,寻找一件令人惊喜的成衣似乎变得异常困难。无论是街头品牌还是潮流服饰,他们的寿命似乎都不会超过一个季度,小众而精致的服装设计总是令人所怀念的。两个男装品牌:Scott Langton by vancl nautilus、Emmanuel by vancl nautilus,在拥有着时尚的设计下又不缺乏历久弥新的魔力。

(一)LFD by vancl nautilus

“超短裙”的创造,让英国的Mary Quant给予了“女性可与男性比肩”的权利。而法国品牌LFD的设计师Laura Sfez则在这个骨骼上施以胭脂色,使它的血肉膨胀,充盈了肌肤纹理下的每一丝毛细血管。由“它”真正的成为了“她”。



设计为欲望创造出了形态,欲望也同时为设计造出了形态。

Laura Sfez所创造出的女性是拥有着丰腴的曲线,涂着被命名为“少女”的暗红色5号口红。美好的事物已经昭然若揭,服帖于肌肤之上的衣物成为了男性最大的幻想。Laura Sfez最擅长刻画女性的曲线,恰到好处的蕾丝运用和不夸张不尖锐的剪裁技巧或柔美或优雅的立体呈现在同一件洋装上。栖身于名字之下和地方之上的神衹都已经黯然离去。肋骨被取出来的那一瞬间开始,她就拥有了独立的人格,她知道了羞耻,怜悯和美。她知道自己将被许多男人所依赖,去满足他们短暂又片刻的完整。


Laura Sfez曾在一次采访中提到自己从阅读和写作中获得设计的灵感。她的这些设计中法国女性的形象难以被抹消。魅惑不是她想要表达的效果,这只是它方式的一种,它可以是可爱的,赤裸的,只要你喜欢,你可以成为任何一个唯一的自己。


(二)Scott Langton by vancl nautilus

传统和继承是英国人的优良品德,英国人热衷于小众而精致的品牌风格,由于工艺的原因,使得这样的品牌势必价格不菲。

  除了为大众所熟识的在商业化道路上越行渐远的alexander mcqueen之外,更受英国本土所欢迎,国外却鲜有耳闻的奢侈品牌Richard James和他的前设计师Scott Langton。


Scott Langton其实是一位更多元化的设计师,讲究工艺的同时不乏勇于尝试和创新。很难相信他会在Richard James这样一个传统的奢侈品牌中工作了两年又先后跳槽去了phatfarm和def jam这两个以美国嘻哈风格为主打的品牌去。似乎在传统绅士和离经叛道之间设计师本人也难以抉择。




法国人提出了最讲究的条纹西装制作理念是将肩缝的条纹甚至胸口袋的条纹都要一丝不苟地完美对接上本体的条纹。

而作为英国最为传统的庆典时男性穿着的苏格兰裙子,从制作过程到固定搭配上都自称一派。

长度及膝的方格呢裙,色调与之相配的背心和一件花呢夹克,长筒针织厚袜,裙子用皮质宽腰带系牢,下面悬挂一个大腰包,挂在花呢裙子前面的正中央,有时肩上还斜披一条花格呢毯,用卡子在左肩处卡住。


这是一种近乎苛责的穿衣法则,也是由于苛责才使得传统被毫无变质地保留下来。

在一板一眼地思维中,天圆地方的图腾已经被冲破,但哥伦布登上新大陆的时候穿的是带着英国人的英雄情结幻想的服装,他直指向天的佩剑是从匠人手工缝制的皮质扣中抽出的,脚上沾染了新大陆泥土温度的鞋履也是同样由于手掌摩擦而散发出柔润的光泽的皮革而制成。

小众奢侈品的观念里不存在观众的多少,目不能及的细节里隐藏了多少设计师的心血,而这些细节都是为了保证一件作品的诞生,绝非成衣那么简单。Scott Langton深谙这个道理,即使由于“睚眦必较”的态度成就了几个嘻哈品牌,但也不忘记自己的本行,希望将正统而优质的剪裁去推广到更适合人们日常穿着上,舒适却又有合乎人体工学的设计。

(三)Emmanuel by vancl nautilus

  EMMANUEL是美国服装界的新星。作为前Ed Hardy的创意总监,EMMANUEL成功的将Ed Hardy塑造成为了一个在全美都很有号召力的品牌,从晚期的Michael Jackson到Madonna都很钟情于他的设计风格。本次,EMMANUEL也将第一次带着他的个人服饰品牌—EMMANUEL来到中国。我们在他的产品线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传统经典和多元化色彩这两个看似相悖的元素的巧妙的融合。特别是EMMANUEL的牛仔裤,看上去非常的基础朴实,但也不乏精细的剪裁以及讲究的水洗。可以说,EMMANUEL通过他的产品线完美的展示出了他对服装的激情以及专业性。

在Emmanuel看来时尚因人而异。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品味。而这种品味是随着生活自然而然而生的。时尚是一个很美妙的东西

  Emmanuel的品牌可是说受到了很大一部分美国文化的影响,但也可以说一种延伸。同时其中的很多灵感也来源于那些陪伴我成长的音乐和电影。可以说怀旧情绪是这个品牌的种子,也正是因为怀旧才能使这个品牌够生根发芽。

(四)Vancl nautilus 凡客的新生

vancl nautilus选择与这三个设计师合作,其意义也是可以被猜测的---他们足够小众却又足够满足难调的众口。最新推出的三个品牌也是诚意之作,并没有采用一般的商业手法去邀请国内知名大师,反其道而行的是找了三位想法颇多注重品质的设计师,三位设计师往年的表现也是出乎意料的让人惊喜。可以预料vancl nautilus将在未来的一个月内,在青年群体中产生极强的感召力。

尤其让我所期待的是Scott Langton by vancl nautilus和Emmanuel by vancl nautilus这两个男装品牌,抛去带有正统感觉的嘻哈不谈,光是奢侈品牌特有的剪裁和面料就足以让人所欣喜。而选择把这样的风格穿在身上的男人们必定颇具风雅,不满足于传统的穿衣体验,试图去翻开书本夹层中粘粘的篇章。将面料的纹理看作是一种颜料,剪裁方式作为画笔,最终的造型效果是satan的地狱亦或者安琪儿的天堂,都只是一种尝试。对于vancl nautilus也是一种尝试,收尾的号角是否悦耳不必夸夸其谈,我们所能注意到的这是一种不声不响的革命,革命是应该被鼓励的。人们往往不太在乎革命的意义,它本身就已经很迷人,未知的挑战性,每一次里程碑式的胜利都能给予人振奋和鼓舞。

20世纪末快时尚品牌在中国迅速的崛起,不同龙头公司占领了中国各大市场,雨后春笋般地开起了一家又一家的分店。最起初人们对于这种快时尚品牌的到来秉持着一种怀疑的态度,慢慢也接受了这种可以唾手可得的与最新潮流风尚的大牌款式相仿价格却不及百分之一的廉价布料织物。它们或许版型糟糕颜色混杂却能够满足大部分人片刻的虚荣心。

HM,ZARA等高街快时尚品牌周更新的速度,也让服装行业推向一个历史的高潮,人们似乎并不在意衣橱里少的可怜可以拿出来被炫耀的资本,那些可以拿去论斤售卖甚至还没来得及清洗的织物也只能被揉作一团不知道下一次重启的时间是今昔何年。

或许“永恒”一词只能存在于有所追求的人文态度里,如何将层次延申到一个全新的领域里?反复地敲击殿堂的大门,只能通过回音来定位内容物的大小,这种盲人摸象的做法会不会也让设计师们同样深陷于理论的泥潭中难以自拔?看来vancl nautilus已经做好了准备。

相关文章